維持原判:小程序首例案二審解讀及平臺合規治理回顧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騰訊研究院(ID:cyberlawrc),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作者 | 梁博文 騰訊微信高級法律顧問

          洪曉純 騰訊微信法律顧問

11 月,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首例涉微信小程序侵權案件作出二審終審判決(以下簡稱“二審判決”)。二審判決維持原判,駁回原告對騰訊公司的訴訟請求。

在本案中,兩審法院跳出了既往互聯網平臺案件簡單適用“通知刪除”的裁判思路,特別考察了作為新業態的微信小程序的獨立屬性,對新型網絡服務領域進行了具有開拓性的認定。本案二審較之一審判決,更是對大家關心的法律適用、平臺責任等焦點問題作了回應,進一步為互聯網平臺和網絡服務提供者的法律責任認定提供了的裁判和合規思路。

本文在《解讀首例小程序案的四大重點》的基礎之上,為大家解讀二審判決之余,相應回顧微信小程序平臺知識產權保護、侵權投訴流程等合規治理機制

小程序

將微信小程序明確為獨立的“新型網絡服務”,適用《侵權責任法》

二審判決首先探討了《侵權責任法》與《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簡稱“《信保條例》”)的法律位階與適用關系。鑒于《侵權責任法》是上位法和一般法,《信保條例》屬于下位法和特別法。評價本案時,將首先適用《信保條例》,在無法適用的前提下,才可適用《侵權責任法》。

換言之,二審法院認為,關于網絡服務提供者的平臺責任,《侵權責任法》第 36 條的適用范圍(網絡服務類型)要比《信保條例》更寬,而不僅限于前述的四種網絡服務類型。《信保條例》則作為特別法專門適用于四種網絡服務類型的法律關系調整。 

二審法院隨后回顧了《信保條例》所規制的四種網絡服務:(1)自動接入和自動傳輸服務;(2)自動緩存服務;(3)信息存儲空間服務;(4)搜索或鏈接服務。 

二審法院依據微信小程序的技術原理(詳細解釋可見《解讀首例小程序案的四大重點》),認為:

  1.  微信小程序開發者的服務器數據不保存于騰訊公司,所以,騰訊公司提供的不是自動緩存服務,也不是網絡存儲空間服務;

  2. 微信小程序用戶作為瀏覽者,在小程序上即可完成作品收聽,點擊播放時并未發生跳轉,因此,騰訊公司提供的不屬于搜索或鏈接服務;

  3. 騰訊公司為微信小程序開發者提供了框架、組件、接口等,用于其完成小程序頁面的搭建,因此,不屬于單純的網絡自動傳輸、自動接入服務。

回歸到本案,二審法院采取開放式視角考察網絡服務類型,而并未限于《信保條例》所規定的四種類型。從互聯網行業的角度,二審法院的裁判觀點是對科技業態、產品模式長期動態發展的一種回應。

客觀上,即使《信保條例》中的四種網絡服務類型已經基本覆蓋了微信小程序出現之前的網絡服務類型,但我們無法期待在立法的時候就能夠預設網絡服務的所有類型。《侵權責任法》為此留出了空間,在法律適用時考究新型網絡服務的實質形態,合理分配權利人、網絡用戶以及網絡服務提供者等各方的法律義務。

在厘清微信小程序平臺服務的法律性質后,二審法院認為,騰訊公司提供的微信小程序平臺服務是獨立于《信保條例》四種網絡服務之外的新型網絡服務,因此,不適用《信保條例》而適用《侵權責任法》。

《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規定:“網絡用戶利用網絡服務實施侵權行為的,被侵權人有權通知網絡服務提供者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時采取必要措施的,對損害的擴大部分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

  整體終止服務明顯超出必要限度,綜合考量“必要措施”

二審判決認為,涉案侵權內容均存儲于開發者服務器,騰訊不具備進入開發者服務器,觸及開發者服務區器的技術能力,因此技術上無法實現精準的、直接刪除侵權內容。在本案中,整體下架小程序(即刪除小程序)切斷用戶與開發者之間的聯系通道,太過嚴厲,不是針對具體侵權內容,明顯超出必要限度。

對于采取何種“必要措施”方可符合“必要限度”,二審法院并沒有直接在本案中進行類型化限定,而是給出了具有啟發性的判斷參考。根據二審判決,我們理解有以下三個要點:

  1. 技術可行性。網絡服務提供者在技術上是否具有精確定位且刪除具體侵權內容的能力。

  2. 特定網絡服務的特點。包括對其性質、形式、種類、侵權行為的表現形式、特點、嚴重程度等具體因素進行綜合判斷。隨著科技產業的迅速發展和商業模式的不斷創新,對于新型網絡服務的法律義務評價,有必要先對其網絡服務性質進行深入的分析和定性,確定適用法律和應承擔的義務。更值得注意的是,同一個網絡服務產品或功能,可能存在多重網絡服務提供者,如騰訊公司提供的微信小程序平臺服務和微信小程序開發者基于其微信小程序所提供的平臺服務,如何合理分配不同服務方的法律義務,也需要根據服務和侵權行為進行綜合判斷。

  3. 合理且不超必要限度。也稱為“比例原則”,需衡量特定侵權行為中,網絡服務提供者采取的措施所帶來的影響范圍和程度與侵權行為危害性之間,是否符合合理的比例。比如被證明反復故意、有針對性地實施侵權的用戶,網絡服務提供者在刪除侵權內容的同時,對網絡用戶采取必要的暫停提供網絡服務等管理或處理措施,也是鑒于對其侵權行為有預期的前提下,網絡服務提供者采取的合理措施。

因此,二審判決與一審判決均認為,基于涉案侵權內容而整體下架小程序,明顯超出了“必要措施”的必要限度,騰訊公司作為微信小程序的網絡服務提供者,不應承擔整體下架涉案微信小程序的民事責任。

  法定事前審查義務之外的類目資質審核措施 

二審判決指出,“在微信小程序存在海量信息的情況下,騰訊公司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并不具有對小程序內的所有信息進行事前審查的能力,法律亦未規定其有該項義務。”

二審法院充分考慮了新型網絡服務經營企業的運營能力和技術能力現狀,如果強行要求新型網絡服務提供方的事前審查義務,那將極大加重服務提供方的運營成本,最終將阻礙新型網絡服務的發展與創新。

不過,盡管騰訊公司不具有事前審查所有信息的法律義務,但從規范開發者運營行為、凈化微信小程序生態以及保護權利方的權益角度出發,騰訊對微信小程序的上架設立事前風控措施。典型的即為《小程序開放的服務類目》,騰訊公司細化梳理了 320 多個行業準入要求,并將其應用在知識產權保護工作中。一方面,可以讓開發者清晰直觀地瀏覽服務類目及對應的資質要求,查看參考相關證照的示例樣本和法律政策規定,提高小程序運營的合規性,給用戶帶來更優質的服務;另一方面,也基于權利人所在行業已有的法定準入合規要求上,過濾不合規的帳號進入,有效制止假冒注冊、惡意混淆等行為。

   “通知-采取必要措施”規則下的侵權投訴機制

二審判決認為,《侵權責任法》第 36 條“通知-采取必要措施”規則適用于一切發生于網絡的侵權行為,同時,需要權益受侵害方向網絡服務提供方發出有效的侵權通知。

實際上,從微信小程序上線起,騰訊公司就已經設立了微信小程序侵權投訴郵件流程。 2018 年 6 月,獨立的小程序知識產權保護機制——“微信小程序電子化侵權投訴系統”正式上線,以全電子化的方式為權利人發起有效的侵權投訴通知提供順暢、便利的渠道。

當權利人發現小程序內容存有侵犯其權益的信息時,可通過投訴流程,對有侵權嫌疑的小程序進行投訴。具體入口為微信公眾平臺官網,點擊頁面下方的“侵權投訴”進入。

該流程有詳細的小程序投訴分類,分別為:“昵稱侵權“”頭像侵權“”功能介紹侵權“”冒充他人”“小程序內容侵權”“小程序簡稱侵權”“小程序代碼抄襲”,權利人可以選擇侵權內容所在的位置,向微信提供準確的定位侵權內容的信息。同時,權利人的侵權投訴通知、處理進度信息、被投訴人的自認侵權功能以及微信的評估結果通知等信息,均通過電子化系統進行提交轉遞,方便權利人、網絡用戶的閱讀和操作。

對于微信小程序,騰訊公司搭建了多個符合小程序產品特征的平臺管理和知識產權保護機制,包括“轉通知”“自行核實整改”“開發者主體信息展示”等,以上措施可以通過信息轉送,減少爭議雙方的信息不對稱,高效、合理地協助解決小程序上的內容侵權糾紛。

在近期發布的《 2019 微信知識產權保護報告》,微信系統闡述了其對第三方知識產權的保護措施,其中,對微信小程序的知識產權保護尤為重視。

  • 2018 年 6 月,微信小程序內容侵權的獨立投訴流程正式上線。上線一年以來,平臺共收到并審核了超2, 000 件微信小程序內容侵權投訴,對 600 余個內容侵權的微信小程序帳號進行了處置。

  • 2018 年至 2019 年上半年,騰訊公司根據權利人提供的侵權線索,處置了超3, 800 個侵權的微信小程序。其中,因頭像、昵稱、簡介、簡稱等帳號信息侵權而被刪除帳號信息的有2, 600 余個微信小程序;因仿冒而下架的有近 600 余個微信小程序;因代碼侵權而下架的有 580 余個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首例案經歷了一審、二審,讓我們看到了互聯網行業的迅猛發展和產品功能多樣化趨勢對法律評價提出的問題。一審對《侵權責任法》的目的性限縮解釋、二審對“通知-采取必要措施”種類的開放性、實質性討論,都也讓我們看到審理法院非常貼近業界實際情況的裁判思路。不僅為平臺經濟的發展提供了法律指引,也為網絡服務提供者(平臺)自身的合規意識和舉措提供了極具價值的參考準繩。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關閉
街机捕鱼技巧